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正文

行色

来源: 文学多点网 时间:2021-08-13

行色

【导读】城市里很宽松、很轻柔的时刻到了。早起散步的老人,上街买菜的主妇,开始优哉游哉地享受一天之中的*一缕阳光。奇闻异事,里短家长。

人在路上,总要现出各自不同的行色,因为人在按照各自不同的节奏和状态活着。如同野地里的活物,无论树居者,穴居者,还是潜居者,只要活着就必有行走,只要行走便要带着各自不同的行色。冻馁饥馑者不同于饱食暖衣者,悠闲自在者不同于疲于奔命者,坐享其成者不同终日劳碌者。在人,行色是生活状态的写照,在野物,行色是生存状态的写照,大凡活着的,无不有一副生动的行色。

清早即起,上班族要按时去签到点卯,行色匆匆,未敢迟疑,他们神情的专注,连偶然的左右顾盼都是躲躲闪闪的。带着包具,提着早餐,行色的庄重和装束的严整不亚于赶赴检阅大典的武士,无喜无怒不卑不亢的眼神的里面,分明忽闪着社会契约的庄严和社会秩序的冷酷,由于迟到可能招致的恐惧和守纪可能获得的自豪一并在脸上荡漾着。行色从容者,不是管理者,就是早到者,以竞走的步履匆匆前行的人,多半是事务繁多者和已经迟到者。

赶早上学的孩子大概是世间暂且不至于式微的景观,如今的他们,背上有与他们的年龄和身体不成比例的重负,设若书包、校服之类按照校方的要求达到统一,各校学生行走在街上,又俨然奉命集结的部队,兵种可能不同,但一定全都是“正规”的。这个群体的军事化的行色所涵盖的意义却不完全是上学读书,他们的*一要务是先解决吃的问题,满足他们这一需求的往往又不是雅致的餐馆,而是附就与街头巷尾的小吃摊,天还未亮,小吃摊前就人头攒动,熙熙攘攘,蜂拥蚁聚,拥挤碰撞,呼朋引伴,吵吵嚷嚷,偌大的书包屡屡成了争抢早点时候的阻碍。有些孩子费了一番周折,克服重重险阻,早点才得以如期而至,边吃边走,那一副样子更像是大战在即了。拥挤者继续拥挤,争抢者接着争抢,一些粗心的孩子终于在纷乱中丢失了早点钱,垂头丧气地败下阵来,其中一些由于饥肠辘辘而急中生智便向同窗告贷,有些则是带着一脸的失落、委屈和茫然悻悻而去,有些意志薄弱者终究会哭出声来,一副受欺压、受凌虐的惨相。很得意的当然要算摊主,她们汗涔涔、油啧啧的额上闪烁着生意兴隆所致的不可掩藏的幸福。如今,这些人也颇有生财之道,它们甚至懂得向孩子们赊销零食和早餐,致使小小年纪的孩子们也就学会了高筑债台,摊主们也不会担忧销账之宜,因为她们断定,学生在几年之内大抵是不会离开小吃摊的,即便有个别中途转学而突然失踪的学生,他们要么承认这笔资金属于“自然沉淀”,要么会很有信心地到街上去等。

农民工是城市居民的“新生代”,也是城市的新景观,他们从城市里带走的是更多的人生感悟和财富,但他们也确实给城市留下了美丽和繁荣。清晨,那些手持工具,表情严肃,头戴安全盔疾走的,是有工可做的,是有钱可挣的,至少,他们近期的生活是有着落的。另一些,同样头戴安全盔,同样手持工具,一边打电话一边踌躇而行的,便是正在联系同伙或者正在联系工头找工作的。有了这样的群体,也就有了他们的“行规”,不论做何工种,凡是当天工作无着落的,定然要聚集到固定的场所去等待雇主,这样的场所多在繁华的闹市区很显眼的地方,他们随意谈笑,它们木然地抽烟,他们煞有介事地东张西望。他们很自觉地靠着花园的栏杆站成张弛无度的一长排而不至于挡了其他行人的路,他们待主而沽,他们待价而沽,他们也待专业而沽。这样的情景是城市生活里的另一种选美,工员和雇主两厢情愿,皆大欢喜,他们并没有充当罗马斗兽场上角逐厮杀的被迫的奴隶,他们的人身和精神是自由的,所不自由者乃是花钱,他们只是凭借所怀绝技养家糊口,他们的心理是坦荡的。因为并不是卖身,而是卖力与卖技,所以无需插上草标,他们的身份仅凭他们一身旧衣服和一顶安全盔就足以说明一切,而那些安全盔的颜色或红,或橙,或黄,在街头攒三聚五,如花开放,甚是美丽。他们站定的场所也便成了他们人生的舞台,不知是生性自然,还是寻工的需要,他们居然都善于笑,并且笑得很淳朴,很美,笑容怡然可掬。有人兴冲冲地来了,有人心满意足地走了,来者自来,去者自去,无论来去,他们都笑着,给城市展现出真诚的行色。

城市里很宽松、很轻柔的时刻到了。早起散步的老人,上街买菜的主妇,开始优哉游哉地享受一天之中的*一缕阳光。奇闻异事,里短家长。日月无所谓快慢,生活无所谓弛张,他们的行色所显示的生活的幸福和安详仿佛可以连接到去来三世,可以追溯到地老天荒。

活着,走着,无论怎样的行色,都是发亮的。

2011-3-22作于未末工作室

【责任编辑:可儿】

癫痫病的人少吃什么
郑州治癫痫病去哪家
儿童癫痫哪里治疗很好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