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栖真寺记忆

来源: 文学多点网 时间:2021-08-13

作者简介:沈志荣,文史爱好者。秀洲区油车港镇栖真村人。原秀洲区油车港镇中学退休教师,现被聘为政协秀洲区第四届文史研究员。喜欢把家乡记录在行走的文字中,不忘乡情,记录点滴。

 

 笔者祖居于栖真寺前一水之隔的金字圩,对栖真寺自幼有种难以割舍的情怀。

 栖真寺,旧称栖真禅寺,以殿堂成群,佛像众多,香火旺盛而闻名于杭嘉湖一带。鼎盛时期占地面积7000余平米,僧100余人。寺创建于北宋开宝二年(969),几经毁修,至今已有1000余年历史。

 

1952年,寺庙成为破除迷信的主要对象,中央政府号召备战备荒,各地普遍开始建设集体粮仓的工作。是年起,栖真寺大部分建筑被陆续拆除,相继建起了约10000平米的粮仓。所幸原山门前东西两古银杏尚在,极壮伟,合数抱。

20世纪80年代,东树忽奄息,几近于毙;数年后,枯枝复挺萌新,乡人咸曰:灵佑欤!

 

记忆中寺前有块大白场,沿河种有野栗子树,秋风一吹,叶落满地。野栗子也随风撒落满是的,这可是小孩子很喜欢的玩物了,只要插上一火柴梗,贯穿中间,用手一捻,就可在不同的平面上飞旋起来,小伙伴们还因此比赛谁的转得急,转得久,以致放学路过常会结伴去捡拾来玩。  

 儿时印象里,还常跟着族中的兄长们撑着小木船沿寺河入内割羊草。我们来到偏于寺西北一隅的墓塔旁(时已坍圮),这儿曾是历代栖真寺高僧圆寂后的栖息地。然我们这群尚不谙世事的顽童穿梭其间玩起了捉迷藏,早已忘记了割羊草,有胆大者竟攀爬上自焚而圆寂的俗称“烧杀(死)和尚”残存的灵位上显摆呢!

 

 20世纪60年代末,因中苏关系的恶化,备战也趋白热化,“深挖洞”运动随之而来。我正上初中,学校所在地因无处可挖,便选址于栖真寺墓塔之东,面积近四五亩的原栖真农中的学农基地。

 这儿是寺的很北面,紧临寺的内河,河岸高达近四米,土质坚硬,还算适合挖战壕、掘地道。每天我们肩扛特制的短柄铁鎝、铲子及簸箕,怀揣毛主席语录本,一早就举着毛主席像及红旗成两路纵队,迈着坚定的步伐,唱着嘹亮的歌声,自集镇很东面麟湖桥边的圣堂庵(学校所在地),一路穿越集镇向西进发。

 

 近栖真寺了,一阵阵口令声、冲杀声如雷贯耳,那是全公社武装民兵正在寺里集训,整个寺笼罩在与之不协调的森严之中。那时栖真寺除了两棵千年古银杏及大雄宝殿外,里面一片空旷,但恰是武装民兵集训操练的好地方,文革时全公社一系列重大政治集会也常在这里举行。

 我们穿过民兵集训地来到目的地,将毛主席像及五星红旗插在西面高地上。

 

 目光及处,空阔的学农基地上早已撒好了纵横交错的石灰线,那南北、东西成“十”字走向的战壕轮廓线交错分明,战壕轮廓线上,每隔十米左右延伸出一条或自南而北、或自西向东的防空洞轮廓线。任务落实到位了,战壕分到班级,防空洞分到自然小组,两个班级近90位同学,按8人一组分设10多个小组。

 

 先挖南北纵向的战壕,这样有利于出土到河边(工程结束时,环寺内河差点被填塞了,十多米宽的河道仅剩三五米);然后是东西横向的战壕,战壕十字沟通后再落实到组,依次开挖防空洞。

 这项工程耗时之长、规模之巨也是令人惊叹的。自夏末到冬初才完成,足足消耗了我们大半个学期的宝贵时间;就其规模而言可容纳二三百人呢!

 

 挖掘防空洞对农村孩子来说不成问题,但期间也充满了欢乐和艰辛。当两头相向贯通时,欢呼声骤起,恰如现实版的《地道战》电影画面。挖掘中还出现了甲组支援乙组、男同学帮女同学、大个子帮小个子的感人事迹,更有轻伤不下火线的动人故事。

 某天在横向挖时,有个组的同学在洞里感觉有点胸闷,突然照明用的蜡烛也暗了,组长预感到洞里缺氧,赶紧呼唤着撤离。第二天,该组同学想着法子轮流挖掘,硬是完成了任务。

 

 地道挖成后,举行过两次防空演习。就在1969年那个初冬,我们挖掘的防空洞工事被上级人防部门视作防空演习的样板。记得演习之前,公社人武部干事为我们进行了演习指导,他向我们宣传了有关防空知识,讲解怎样在遭空袭时做到井然有序地进入防空洞,以及用湿毛巾捂住鼻子和嘴可以防御化学武器等知识。

 防空演习开始了,阵阵急促的军号声响起,各自然小组依次下防空洞进入防空状态;集训的武装民兵肩背武器也下来了,足有二百来号人,训练有素的他们一会儿工夫即各就各位了,真正做到了“静、齐、快”;紧接着下来两副担架,上面躺着我们两位负了“伤”的同学,几位民兵战士伛偻着腰抬着担架来到了相对空阔处停了,一旁“陪护”着的卫生院医生放下药箱,挥手招呼几位同学模拟为“伤员”包扎伤口。

 

 过了会儿,防空警报解除,大家又井然有序地回到地面,紧张之余我们感到特别兴奋,都说是一次严格的历练和考验。

 还记得这防空洞有几处是挖得很深、很精致,也很弯曲的,就像迷宫一样,我们常去那儿钻洞玩,有几次钻来钻去差点儿找不到出口,老半天才出来,觉得真过瘾。

 20世纪70年代中期,为防小孩钻防空洞发生意外,将其推平了,那块面积不小的土地也划给了附近生产队。

 

 另留有一小块给医疗站培植中草药,我是栖真大队的赤脚医生,当需要“赤脚”时,就与另两位轮流管理着。我们种上了叫佩兰叶的草药,一年两茬收割了卖给中药店,将所得贴补医疗站日常开支。还种植了薏米仁、杜仲、鸭跖草、白毛夏枯草等数十种中草药,以备临床应用之需。

 古刹栖真寺,荫护一方热土,造福当地百姓。20世纪90年代初,栖真乡人民政府向嘉兴市郊区人民政府提交了《关于要求开放栖真寺的报告》,嗣后,市政协委员缪惠新在市政协三届二次会议上也提交了关于重建栖真禅寺、处理好房产归属及栖真寺固有土地的提案。

 

 1994年8月23日郊区人民政府批复,同意开放栖真寺。2009年1月,区政协二届三次会议上笔者又提交了关于《加速开发栖真寺,积极壮大旅游业》的提案。

 现栖真寺已重新对外开放,佛教胜地再展新颜。

西安哪家医院专业治疗癫痫
北京癫痫病医院哪家*
为什么会得癫痫

热门栏目